反思移动社交救灾中的统筹缺位

【2018-01-15】

  反映移动社会救济的整体情况

  汶川地震的痛苦刚刚平息,四川雅安再次发生地震。一位绰号毫无用户的用户4月20日上午8:28发表微博说,我以为我快死了!震中肯定在庐山县!我的房子已经倒塌了!这个微博是最早从地震的消息。随后,官方消息爆发:4月20日8时02分,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震源深度13公里,地震庐山县及周边地区交通,电力大面积被打断了,几分钟后,她又在微博上再次说话:还在摇晃!很多人受伤了,县房子被毁坏了,自然灾害!很多亲戚不能联系,手机被堵住了,生命当天4月20日,她通过微博发布了13条地震后在家附近报道的消息,其中有10条微博在10时之前发布,这些微博的文字和图片信息已经成为几乎在雅安地震发生后两个小时内就可以得到的信息,五年前回顾汶川大地震时,社交媒体还没有在中国,人们更多地依靠互联网,在电视和收音机上。从汶川地震到雅安地震,基于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的救援力量在过去的五年中依然不可思议,如今已经成为抗震救灾的新生力量,值得赞扬。地震发生后,科技公司立即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作用,一旦电信运营商进入灾区修理通信线路,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公司首次捐赠捐物,并通过自身的科学,技术手段,同时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如互联网跟踪追踪公司不同步,无法区分信息不能导致效率低下,社交媒体的双方开始出现,开放性和信息互通性更多地依靠个体公司的意识,缺乏全面协调,协调机制基于救灾的互联网公司和开放平台或组织的建设成为人们需要努力的下一个方向。移动互联网和手机催生了新的救助方式工业和统计显示,2008年中国手机用户达到6.4亿,到2012年底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11亿,汶川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年,工业和信息化部于2009年颁发了3G牌照,提供基于3G标准的智能手机,到目前为止,智能手机用户已经达到了5亿的数字,此前,在中国,基于2.5G的智能手机用户2008年刚刚达到5000万,智能手机用户无疑在5年内增长了10倍,见证了3G的发展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同时催生了以手机为代表的社交网络应用。以电话和文本消息的形式进行点对点发布,社交网络的点对点和多播性使信息能够更有效地发布和共享与更广泛的覆盖面。 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发生时,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价值开始显现。当通信网络处于拥塞状态时,微博,SNS和智能手机应用全部用于搜救人员。在这次四川雅安地震中,社交媒体已经成为外界了解地震的重要途径,也成为人们自发捍卫抗灾救灾工作和舆论抗灾救灾的一种方式,过去五年多年来,信息发布的重点已经扭转,主流媒体已经让位于微博,微信等自主媒体平台,而汶川地震和通信运营商通过电视,门户网站,垂直媒体等方式选择进行比较到了修复进度,运营商和设备公司第一次使用微博,比电视和门户网站更快地获得进展,甚至电视和门户网站的信息也都来自微博,在官方媒体上不能第一时间获得信息或者经验,微博用户自发地要求赈灾防范,比如避开主要交通干线,用户仍然是m icroblogging和微信朋友圈地震后的自救措施,抗震救灾物品等供其他用户参考。由于经历了汶川,玉树等地震,人们的经历更加充足,应对地震也更加平静。同时,微信公众号已经开通了微信公众账号。庐山抗震救灾账号发布了庐山地震雅安,四川最新状况,救援信息,追踪和举报安全信息。四川雅安市宣传部还在四川雅安开幕,正式发布地震信息平台。四川卫视雅“一条热线,中央电视台对这些公众账号和四川卫视,央视新闻频道等信息实现联动,全天滚动新闻直播灾情搜索,数据价值更为突出。 ,不能拨打电话,但很多网友通过微信的朋友圈发帖子,通过微信和平与信息,微信群,各种信息交流,包括机场信息,地震确认信息,全部信息。网民到成都后地震说:“企业自身总体规划缺失”在赞扬企业创新的同时,互联网企业也在两天内逐步揭开信息交流的序幕,追踪平台, Google在现有的Find Person功能的基础上,率先推出了追踪服务。百度,360,搜狐都已经找到线上搜索ch功能。但由于各方之间缺乏协同作用,信息混杂不平等,通过这些平台很少能找到。 4月21日上午,周宏图坦言,由于经验不足,360追踪平台仍然不尽如人意。随后,他呼吁互联网公司应该抛开自己的不满和纠纷,建议360,百度,搜狐等公司派出工作团队共同努力,争取跟踪平台尽快实现数据共享,并最大限度地可能确保数据的真实性。希望这将成为互联网企业面对自然灾害的日常协调沟通机制。周鸿祎说。对于周鸿祎倡导开放,搜狗CEO王小川回应说,搜狗已经开放,搜狐搜索数据,搜索和媒体各自的优势,希望百度和360加入。新浪微博也表示,微博开放平台已经开通,呼吁四川的数据通话。这一举措值得赞扬,但还是依赖于互联网公司的意识,从目前情况看,目前科技企业的救灾工作还处于战争状态,各自利用自身的商业价值和技术手段没有开放的科技型企业社区或者科技机构参与,各个企业之间缺乏协调和协作,造成不必要的重复劳动和效率低下。对于开放的社区和科技组织来说,最重要的是要成为更高效的资源整合,精简公益流通实现价值,避免损失,提高救灾效率的平台,问题在于互联网公司近年来如此激烈的斗争,以至于他们有很多先入为主的观点相互之间,很难有意识地自愿设立这样一个机构。另外,谁适合这样的角色呢?最好的是一个可信的组织,可以是一个政府。政府可以通过整合各种科技手段,建立一个开放式的科学技术组织。但是,一体化进程需要透明化,否则就会重蹈红十字错失的信任。有人建议。 IT公司的生活不能从救灾行业本身回报。五年来,汶川特大地震今年又首次发生,又一次发生地震,四川遭受重创,对于IT企业来说,这五年是西部战略最激进的五年,西部硅谷的聚集效应正在逐渐兴起,频发的地质灾害会影响到这些未来在四川的投资和日常运营吗?很多公司的回答并不是这样,联想正式明确表示,这不会影响到未来西部的投资和发展。成都,重庆等地域优势以及科技人才,生活环境,市场空间,运输物流等条件,加上在重庆两条路上设立寸滩保税区,优惠税收减免和便利的海关手续英特尔,戴尔,联想,富士康,仁宝,惠普,日月光等IT巨头入驻。例如,2003年,选择在成都投资建立芯片测试包工厂。英特尔官员当时表示,这是对上海,苏州,深圳,西安,成都等城市进行两年检查和比较后的最后选择,汶川地震似乎并未影响英特尔在成都的投资。 2009年2月,英特尔将其在上海的生产工厂搬迁至成都,并在成都共投资6亿美元。在汶川地震发生时,英特尔,微软,摩托罗拉,阿尔卡特,中芯国际,IBM等IT公司成都,重庆分公司的员工人数不多,部分厂房遭受轻微程度的损坏,大部分企业5天内恢复正常工作。地震灾害对IT公司有什么影响?据了解,迄今为止在所有地震中,仅2011年日本的大地震对IT公司造成了重大影响。包括索尼,东芝和尼康在内的主要日本IT公司受到地震的影响,其主要工厂关闭或关闭。由于这些公司控制着原材料,电子元器件等物资的供应,地震也波及整个全球IT行业。一名英特尔员工透露,在考虑在哪里投资建厂时,将考虑地震因素,但其他条件需要权衡。例如,美国旧金山也是一个地震经常发生的城市,但英特尔选择它作为总部。但英特尔不会在日本建厂,因为日本是一个受灾地区的城市。他强调说,地震和地震是非常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