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京东对战开放平台

【2018-01-15】

  苏宁京东开放平台

  苏宁易购Tesco执行副总裁李斌在舞台上穿牛仔裤,苏宁易购开放平台就行了这么重要的场合,他随便传递一个信号:这就是所谓的西装商务公司正在变得开放。巧合的是,在8月初的京东开放平台启动仪式上,刘强东竟然又向媒体开了另一个关培生的内部培训。我们应该更加开放,让更多的人了解真正的京东。这几乎与常规相同,在开放平台的业务中,苏宁与京东无数次左右为难。虽然不是一个传统的线下零售商,但京东也习惯于交易已经非常成熟的商品,甚至很大一部分雇佣来扩大这个类别的员工也来自传统行业。更不用说苏宁了,它还是在离线开关店,几乎在同一时间瞄准山猫,即使领头羊与他们有很大的不同,去年京东平台业务的交易额是120亿人民币,苏宁刚刚起步,同样的数字,天猫是2000亿元,他们都知道一个大型电子商务公司的开放平台是什么意思,亚马逊已经有40%的交易量来自一个开放的平台,其多年来对物流和云计算的巨大投资几乎是为开放平台量身打造的,其理由很简单:不同的类别对应不同的供应链,随着自支持SKU增长到一个很大的数量级,他们提供的服务质量必须几何下降,不要做一个开放的平台,京东会死的,刘强东说,但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京东和苏宁远远没有到达山猫的前沿。交易者正面临第二选择,他们必须完全扭转占据其市场份额70%以上的Lynx。京东开放平台的优秀合作伙伴在颁奖典礼上,占了一半的服装行业甚至没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给了奖品不敢接受!独立电力行业分析师李成东在博客中写道。他们不得不在天猫的平台上疯狂地寻找二线和三线商家,当他们把物流,金融和云计算等芯片放在业务上时,他们不自觉地进入了同样的竞争层面。挑战Lynx,二线争夺是不可避免的。在开放平台的业务纠结中,实际上,2012年开始了两个密集的思维,虽然京东在2010年底前推出了这个业务。两者都看到了同样的趋势,自己即使没有考虑线上线下业务,帮助业务也开始凸现其陷阱,2007年至2011年,京东收入增长率分别为350%,266.67%,203.03%,155%,105%,呈下降趋势。自营业务的增长主要取决于类别和地域扩张。这在中国是一个悖论。由于缺乏基础设施,京东为每个新产品类别重建供应链的效率越来越低。但是,被认为电子商务普及率低的三线城市还没有达到可以促进大公司快速发展的水平。显然,开放平台意味着两家公司必须从零售转向基础服务,包括物超所值的物流系统,以及刘强东和张进东都要面对的同样不利的云计算系统。因此,他们都对开放平台业务的作用犹豫不决。据说刘强东是在多次关注亚马逊之前,才决心成为一个开放的平台。苏宁一直处于半开放状态,从收购母婴电子商务网站Red Kid可以看出,苏宁居然更倾向于拥有更多的关键领域可控。去年七月,苏宁副董事长孙伟民向记者介绍了苏宁扩张的逻辑。互联网上的反复试验成本不高,所以我们并不十分担心这个类别扩大的影响。一段时间以来,苏宁每个月都会推出一个新的类别,而苏宁的很大一部分都有自给自足的能力。 2012年底,刘强东和张进东都在不同程度上公开了开放平台的重要性。刘强东甚至表示,他认为京东方不会从B2C业务中获利。世界各地的零售企业都没有盈利,但是我们会用电子产品的交易作为吸引用户的入口。通过物流,开放IT信息服务和增值业务来赚钱。在他的计划中,2016年开放平台业务占整体业务的50%。今年五月前后,两国开始制定新的开放平台指导方针。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当他们是未来的战略方向时,他们必须有相应的游戏规则来促进整个生态系统的建立。他们也应该充分突出自己的差异。京东商城开放平台事业部总监王志福及其团队首先根据旧的销售手册做了第一个版本,当时没有人有太多的概念,开放平台业务高级副总裁Up是很简单,要符合公司的实际情况,一方面要充分发挥即将在北京东部启动的物流体系,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未来的可扩展空间,第一版不像最后一个版本那样加入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奖惩惩罚系统,物流挖掘不够,内部评价也不高,从那时起,王志福的团队成员从那以后一直与无数的卖家和代表进行讨论,讨论的范围也延伸到了京东商务部的同事。他们成立了卖家委员会,也问了几家涉案咨询公司,这个过程历时两个多月。此时,苏宁根据苏宁云业务战略(2013年2月正式提出)重组整个组织,线上线下业务整合开始加速。在张金东的概念下,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虚拟经济如果以实体经济为主导,就必然导致泡沫。不过,苏宁需要成为店主+电子商务+零售服务商。